Email:wang1205@eastday.com
» 访 客登 录注 册找 回 密 码风 格面 版设 施帮 助
网站站论坛欢迎您!
您的位置:栋天福地 8 关栋天艺术论坛 8 关怀栋天 8 [转帖]怀关正明(宋词)

您是本帖的第 431 个阅读者 ┆
贴子主题:[转帖]怀关正明(宋词)  
似水流年
 
总版主
等级:总版主
头衔:未定义
帮派:未定义
金钱:3019
发帖:729
Y 币:0
状态:性别:女<br>状态:离线<br>积时:10 天 3 小时 47 分 23 秒
注册:2006-9-28
楼 主
[转帖]怀关正明(宋词)

七律



纶巾羽扇武侯风,流水行云击玉声。
惊报临危思妙计,空城弄险退强兵。
苍凉沉郁宗余派,飘逸清雄效马伶。
莫道歌台今冷落,一时争看关正明。

解放前上海有一所培养京剧演员的的戏剧学校,只办了两年,培养出一批“正”字辈学生,成为著名演员的有旦角顾正秋、张正芳、陈正薇,老生关正明、陈正泰、汪正华,武生王正堃、花脸王正屏,小丑孙正阳、小生黄正勤。其中尤以顾正秋、关正明为翘楚,在学校时就被视作难得的优秀人才。顾正秋在台湾红了四十年,誉满海内外。人称“平剧皇后”。

关正明天生一副好嗓子,清亮甜润,韵味醇厚。他先学余派,打下了扎实的基础,后来又拜在马连良门下。不像言少朋学马则完全唱马派戏,丢掉言门本派。正明是想博采众长,熔余、马于一炉,独辟蹊径,自创新腔。他经常演出的老戏,不断在变化,有时是一句一腔,极细微处,却让观众耳目一新。一种新腔,一种流派,是在不断创造、不断积累中形成的,像把粒粒珍珠串成一串。

南京观众对关正明很熟悉,且特别偏爱,五十年代初期戏院营业不景气,尚小云、荀慧生、杨宝森、马连良演出也难得客满,一般名角往往只有四五成座。关正明常来南京,却从未受到冷落,有不少捧场的老观众。我多次看他的戏,《失空斩》看的次数更多。这出余派名剧,我看过杨宝森、谭富英和奚啸伯,杨的苍凉委婉,谭的刚健沉郁、奚的深沉清逸,正明兼而月之,当然艺术的功力、火候、造诣都还不及这三位大师。
正明极聪明,有文化,有追求,我和他一次谈话中,他说:“我要走自己的路,创一种新腔。”可惜“壮志未酬”!

一九五三年冬,我专程去上海看他,邀他参加江苏省京剧团,因故未成。不久,他与著名程派青衣李蔷华结婚双双去了武汉。当时各省市纷纷成立国营京剧团,争相吸收名角。武汉市京剧团的演出阵容极一时之盛,老生有“麒派”传人高百岁、陈鹤峰和关正明,武生是高盛麟、郭玉昆,旦角李蔷华、杨菊苹,小生高维廉。他们都是挑大梁领班的演员,集中到一个剧团不能“珠联璧合”。只能引起“龙争虎斗”。
假如当年梅、程、荀、尚不是自立门户竞演新剧,竞创新腔,争奇斗巧,而是合在一起吃大锅饭,轮流唱大轴,平均演主角,冒一点尖就是“个人主义”、“名利思想”,只好夹起尾巴演戏,恐怕中国戏曲史上就不会出现“四大名旦”了。脱离观众,没有艺术自由的环境,没有竞争,靠“领导”培养不出人才。周信芳当年创“麒派”,几年间演出几十出改编、创新的剧目。关正明十年仅演了一部新剧《宋江》,老戏也越演越少。五十年代短暂的戏曲繁荣孕育着后来的戏曲危机,“文革”使这种危机更加提前到来,后果更为严重。

再相逢已是二十年后,一九八三年深秋他随武汉京剧团来南京演出,台上主角换了他的儿子关怀。他也演了几场,我只看了一次《秋胡戏妻》。杨宝森、马连良、谭富英均已去世,在这寂寞、荒凉中,听正明高歌一曲,也很难得,不禁感慨,又写了一首《七律》

音容一别阻关山,几度梦魂逐管弦。
何处吹箫寻子胥,无人击鼓骂曹瞒。
杨亡绝唱声犹续,马死风流艺有传。
廿载重逢人未老,高歌一曲胜当年。

说是“胜当年”,只是一点余韵,多了几分苍老,“创一种新腔”的希望已经不复存在……


摘自《我的歌台文坛》作者:宋词
TIME: 2016-9-8 8:50:57  IP: 218.82. * . *
行到水穷处
坐看云起时

   

 页次1 / 1 页 共1 条记录 10 条/页 分页:9 1 :转到  



执行时间:62.500 Ms. 数据查询:9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