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mail:wang1205@eastday.com
» 访 客登 录注 册找 回 密 码风 格面 版设 施帮 助
网站站论坛欢迎您!
您的位置:栋天福地 8 关栋天艺术论坛 8 媒体报道 8 [转帖]关栋天:随心而动 不安于室

您是本帖的第 310 个阅读者 ┆
贴子主题:[转帖]关栋天:随心而动 不安于室  
Admin
 
管理员
等级:管理员
头衔:CEO
帮派:未定义
金钱:1157
发帖:261
Y 币:80
状态:性别:女<br>状态:离线<br>积时:1 个月 9 天 22 小时 52 分 22 秒
注册:2006-1-1
楼 主
[转帖]关栋天:随心而动 不安于室

对于京剧爱好者而言,关栋天(关怀)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。而对于更多人而言,了解他是从早期的戏歌,甚至是从近年的海派清口开始的。他可以说是京剧界的“不安分者”,却又是自得其乐的一位。 


Guan Dongtian is not unfamiliar to those Chinese Opera Lovers, but most people know him through the early plays or even the recent Shanghai Qing Mouth. Regarded as a restless one in the circle of Chinese Opera, he enjoys himself and follows his heart. 

串语: 

关栋天,原名关怀,国家一级演员。原籍杭州,生于武汉。父亲关正明是武汉京剧团著名老生演员,母亲李蔷华著名的程派京剧演员。关栋天自幼酷爱京剧,天赋极佳,后随父学艺。其演唱风格受父亲影响较深,又从余(叔岩)派、杨(宝森)派等前辈艺术家的声腔中汲取了营养,音色宽亮醇厚,行腔飘逸流畅,吐字清晰,演唱激情饱满,酣畅淋漓,极富艺术感染力,被誉为京剧界的“男高音”。多年来活跃在艺术舞台上,演的多是新编戏,也从事各种跨界表演。2006年他开始运营周立波海派清口,并担任艺术总监,关栋天的名字也开始为更多观众所熟知。 

 

“艺术上我没经过科班训练,完全是从小在家耳濡目染。 

所以我很幸运。 

我是上世纪50年代出生的,是那个年代的幸运者。 

因为我这一辈子还能做一些我自己喜欢的事,并且还能做出点成绩来。” 

采访安排在老锦江饭店的一间风格雅致的包房内。关栋天不掩饰自己对于老锦江饭店的喜爱,他说这里无论是氛围还是菜式,都是他所熟悉的纯正的上海口味。 

关栋天出生在武汉,而上海却是他的成名地。1981年他在上海劳动剧场(即如今的天蟾京剧中心逸夫舞台)一炮而红,而更重要的是这前一天,是他与夫人周玖结婚的大日子。可以说,上海是他事业和生活的双重起点。尽管关栋天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去了香港,但这对夫妇还是把上海看作将来长期的定居地。“因为这里朋友多,也喜欢上海的氛围,关键是对这个地方有感情。”关栋天解释道。 

对于上海的方言剧滑稽戏,他也并不陌生。在父母的影响下,关栋天尤其喜欢上海的姚慕双、周柏春,觉得那是“真的噱”! 

到上海以后,他在演艺圈,尤其是滑稽届朋友众多。当时,王汝刚、关栋天、孙徐春三人被称为“艺坛三兄弟”。三人年龄各相差四岁,三人分别从事滑稽、京剧还有沪剧这三个剧种。“我们三兄弟曾在1988年为癌症病人举行义演。当时的社会对公益慈善还没有概念,我们一号召,上海文艺界的朋友都站出来了。这件事情绝对是一件善事,当时我们的所有收入都是捐掉的。” 

要说关栋天对上海所做的贡献,海派清口可以算是重要的一笔。海派清口对于上海方言和地方文化的继承和发展,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。但关栋天觉得没有必要把这件事提到那么高的高度,“至少没做坏事。我们只是赶上了一个好时候,正是当下中国文化环境的相对宽松,才允许(我们做)一些创新,多多少少给上海人民带来一点快乐。” 

 

创新,不安于室 

关栋天说自己不追求时尚,但却不介意随时而动。“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是中华民族的近代史上变革得最大的时代,充满了生机。我们从小经历了五十年代的大跃进,六十年代的四清,到1976年文革结束,直到改革开放三十年,我们这代人对于时代的感受比较深刻,尤其是这十年上海的发展。除非本身是一个非常麻木的人,否则都会有所动。” 

“相对来讲,时尚的东西,懂一点会让自己不会显得落伍。”关栋天笑称,“我觉得时尚在很多人眼里,是一种流行风潮,或者更多的是指消费品这一类的,但我个人理解时尚是一个大的概念,指的是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,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。” 关栋天说自己曾经是艺术圈的,后来又做过一点小本生意,再加上多少还有点责任心,所以,始终对中国、对上海比较多的关注。 

每个人对于艺术的感受不一样,关栋天是学京剧出生的,受到需要艺术观念的熏陶,有比较严谨的一面;但他又有创新的一面,他在京剧界是最突破传统的,他很早就开始唱戏歌,并将现代元素与京剧相结合。 
关栋天认为自己勇于接受新事物的特性是受到父亲的影响。“其实我这个人比较矛盾,因为我父亲是一个在艺术上有自己追求的人,而我母亲呢是个非常墨守成规的艺术家,母亲学的是程派,一字一句、一板一腔都全部照搬。”所以关栋天身上既有传统的观念,也有创新的精神。 

“创新并非都是好的,但是总要去做吧,别人怕挨骂,我连头发都没有了,我怕啥?”

关栋天把自己的这种大胆创新,归结为自己的喜好。他说:“因为你自己喜欢嘛,你要是让我一字一句地去唱,我干这个的能学不好吗?其实完全没问题,但是那样做,我不开心呐。我做点我想做的事情,我高兴。” 

在上海,关栋天的观众年龄层次相对比较年轻。因为京剧的老观众有审美定势,稍微有点变化就比较难接受,老观众也熟悉他,但对他的评价可能会有所保留,因为他的东西风格跟他们所想的不一样。关栋天很释然:“不怪他们,因为这么多年来养成的习惯,很难改变,但相对来讲,反而是年轻人比较能接受。” 

夫人周玖也很支持关栋天的创新。她认为关栋天如果要唱传统京剧,肯定能比别人唱得好。因为他有很好的遗传天赋,再加上自己的努力,可以说是条件得天独厚。但真正去创新,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,她说:“能把新编京剧唱好的没几个人,能把传统的唱好的,只要是科班出来的,很多。” 

“因为京剧有传统,才必须有继承,然后在继承的基础上,再去创新。而像如英特网、动漫这种本身就没有传统的东西,就不需要继承,完全可以去创新。但传统艺术的创新,太难了。” 

关栋天笑言:“没事,我也不在乎别人说我什么。” 

 

跨界,享受过程 

在当今的所有京剧演员中,关栋天可以说是个另类,他玩跨界,玩创新,对话剧、歌剧、电视剧等各种艺术门类都有所涉猎。他还曾是第一个把曼联足球俱乐部引进中国的人,也是海派清口的创始人之一。他扮演过歌剧《清明上河图》中的张择端,演过广东粤剧《豪门千金》(根据《威尼斯商人》改编)中的安东尼奥尼,话剧《金锁记》中的男一号、话剧《良辰美景》的主演(曾去莫斯科参加过契诃夫艺术节)、话剧《杏花雨》、最近又参演电视剧。 
他也创作过许多跨界的作品,比方讲2008年的中国十大发烧碟之一《伶歌1》。这是一种全新的艺术形式,没有京剧乐队伴奏,全是用交响民乐。其中第一段就是李白的《将进酒》,喜欢音乐的人对它的评价非常高。 
关栋天笑称自己是一个不安分的人,不能当领导,因为太散漫了,但是自己的所有尝试和挑战,都是随心而动,自己喜欢和快乐是动力。 

“其实我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。 

但我不安分守己,我敢去试, 

也比较幸运,让我做成了。” 

关栋天目前最为公众所知的双重身份是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,和海派清口的幕后主推手。从台前光鲜的表演者转向幕后推人的伯乐,这两种角色他更喜欢哪个?

他说:“当一个人要去做一件事情,而这件事情您又是避不开的话,那你一定要用一种快乐轻松的心情去面对。” 所以现在无论是台前还是幕后,关栋天不仅都要做好,而且要开开心心地做。 
他享受这个过程。

而关栋天也并没有把自己标榜成一个伯乐。“只不过说在这个行业中,我对这些演员的了解比其他人更多一些,再加上自己也毕竟是在舞台上站过的人,我对舞台艺术的感受,肯定比其他艺术形式要丰富。我看到了好的趋势和苗头,就想办法把它做好。”


摘自《尊驾》文/Lydia
TIME: 2016-9-8 12:25:35  IP: 218.82. * . *
欢迎光临


   

 页次1 / 1 页 共1 条记录 10 条/页 分页:9 1 :转到  



执行时间:78.125 Ms. 数据查询:9次